在故宫博物院数字库房,观众动动手指便能在云端纵览5000多年中华文明;“三星堆+珍稀动物”主题数字藏品——《物物相生》全球限时发行6000份,上线即被抢空……

当前,我国数字技术发展迅猛,已广泛应用到文化领域,给文化产品的生产、传播和消费方式带来很大的变化,也正在促进新型文化业态发展。那么,我省目前出现了哪些数字文化新业态,数字技术如何全面赋能文化领域?顺应数字化产品趋势,各文化行业该如何拓展新空间?技术与文化的相互成就,将对文化创新传承产生怎样深远的影响?即日起,本报《天府周末》推出“数字文化潮”系列报道,为你呈现一个精彩的数字文化世界。

4月23日,第27个世界读书日。新华文轩旗下四川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官宣,全国首个区块链图书融合出版发行项目“数字藏书”在阿里拍卖上线发布。首发作品包括阿来的《瞻对》、马识途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刘心武的《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等经典著作。4月24日,上线仅一天,预展藏书的点击量就超20万。

90天论证策划 “数字藏书”在成都雨夜诞生

什么是数字藏书?简而言之,就是将图书放到区块链上,打造成限量版出版物,并发行区块链限量数字藏书票。这些出版物拥有唯一、不可篡改的原作者亲笔签名的数字“身份证”——“区块链资产数字凭证”。“收藏知识、传递价值”,是“数字藏书”的核心目的。同时,更为知识产权与出版物版权保驾护航。

据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主任刘天骄介绍,“数字藏书”是由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牵头,经新华文轩旗下四川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近3月的论证、策划、实施,联合全球最大线上拍卖市场“阿里拍卖”,利用区块链基础服务设施“数字中国链”、国内优秀区块链版权服务平台“知信链”和区块链创新企业“繁星超越”共同创新推出的重大项目。

刘天骄表示,将区块链真正用于文化的价值,是整个团队自始至终的宗旨,团队达成共识,打造“数字藏书”而非一般意义上的藏品。“人类在地球这颗古老的星球繁衍生息,把千万年的智慧和文化,收藏在不同形式的书里,书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是留在宇宙里永恒延续的痕迹。出版编辑里最懂区块链的一群年轻人,经历90天的孕育,在成都一个下着小雨的傍晚,定下了‘数字藏书’。”刘天骄表示,“利用当今科技手段,以区块链赋能图书价值的传递,成为链接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未来世界的桥梁,为数字经济创造无限可能,就是我们打造‘数字藏书’的终极目的。”

各大出版社争相加入 这些书从此拥有“身份证”

确定“数字藏书”的项目之后,整个团队开始与各大出版社沟通,选择首发书籍类目。对接的第一家单位,是天地出版社。天地出版社将重磅图书《变形金刚绝密人物大图鉴典藏》交出,“令我们惊讶的是,他们对区块链的了解,比我们以为的多。”刘天骄透露,天地出版社认为,“变形金刚”作为影响了几代人的品牌,“80后”最火IP之一,上链后更具绝版收藏价值。

四川文艺出版社则将中国作协副主席、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的著作《瞻对》交给“数字藏书”团队。听说自己的作品将以区块链的方式焕发新生,阿来很感兴趣,积极参与。四川人民出版社拿出了百岁巨匠马识途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希望能通过“数字藏书”将马老破译中华文明密码、赓续文化脉络的佳作推广到更大的空间。

除了出版川军的助力,浙江文艺出版社也闻讯赶来,将茅奖得主王旭烽沉潜26年的最新长篇小说力作《望江南》打造成“数字藏书”,并以此作为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创新案例。同时,还提供了有“互联网科技史”之称的《造浪者》一书。

浙江人民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相继加入,拿出了《刘墉带你看宋画》《从秦朝开始到清朝结束:大秦风云》《漫画百年党史:开天辟地1921—1949》《永远的袁隆平》《毛泽东早期文稿》等重要著作。

除了将这些图书上链,推出区块链限量珍藏实体书,“数字藏书”团队还首创性地将实体图书与数字资产相结合,开发出区块链限量数字藏书票。刘天骄告诉记者,藏书票,起源于15世纪,以艺术的方式,标明藏书是属于谁的,与传统的藏书章有异曲同工之处,被人们誉为“纸上宝石”“书上蝴蝶”“微型艺术”。“这次,我们将藏书票与区块链结合,将藏书票数字化并上链,为每本具有珍藏价值的限量图书上链颁发唯一、不可篡改的原作者亲笔签名的数字‘身份证’——‘区块链资产数字凭证’,数字‘身份证’号码以同样具有收藏价值的限量数字藏书票、数字书封等数字周边为载体,与每本不同编号实体图书锚定,唯一对应。”刘天骄直言,这是图书发行与价值转化创新,实现图书跨足区块链数字版权、数字资产领域的一个大胆方案。

促进版权保护 新时代出版领域的创举

2020年3月,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支持出版物发行企业抓好疫情防控有序恢复经营的通知》,指出要推动技术模式创新,引导发行企业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区块链、数字印刷等新技术。同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加强著作权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保护的意见》,指出允许当事人通过区块链等方式保存、固定和提交证据,有效解决知识产权权利人举证难问题。

区块链,作为数字时代的前沿技术,正在积极推动数字产业化整体发展。其独有的去中心化、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等特点,使得它极为适合应用在版权保护等出版领域。而“数字藏书”就很好地利用了这一优势,刘天骄介绍:“‘数字藏书’通过区块链技术,将图书和数字藏书票上链确权、认证,将有效地通过区块链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性,保护图书、数字藏书票的正版和作者的版权,对促进版权保护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而读者购买了“数字藏书”之后,可通过唯一的“区块链资产数字凭证”,在区块链上查询每本图书和数字藏书票的全部版权信息和授权情况。同时,读者将同时拥有纸质实体书和数字周边的资产,可进行交易的权益包括图书数字周边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和图书资产的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