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

在介绍所有概念之前,有必要把区块链放在最前面。作为NFT、Web3和元宇宙的底层基础设施,对区块链体系构成的一般解释是,区块链由数据层、网络层、共识层、激励层、契约层和应用层组成。技术基础是开源,期间数据对所有人开放。

但是这个解释看起来不太好理解。为了便于理解,林三试图简化它。我们可以把区块链这个庞大的数据库系统看作一幅世界地图:

地图上有地块,区块链数据库也可以分块;

假设每块土地上住着一小撮人,那么每个区块都有一定的信息量;

陆地和陆地通过海洋相连,区块通过服务器(称为节点)相连。

没有海洋的连接点,水陆循环无法完成,世界无法运转;同样,没有这些服务器,街区上的信息就没有地方存储和流通。

在这里,区块链的构成可以大致简化为:数据+服务器。只要我们愿意,个人/组织/企业/甚至国家,理论上都可以像区块链一样将所有数据存储在一个数据库中。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区块链上存储现有数据呢?各国基于什么优势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在未来如何应用?

基于开头的介绍,我们已经知道区块链的数据库是通过服务器连接的。不难理解,在Web2.0(目前使用的互联网协议)的世界里,电脑手机都是基于服务器连接的。不同的是:

现有的网络协议将海量数据进行分割,存储在不同的服务器上。如果丢失了一部分,数据就会不完整,相对容易篡改。区块链系统的所有信息都完整地记录在每台服务器上,并且数据是同步的。每个节点都具有相同的状态。如果一个节点损坏,数据丢失,其他节点可以完整查看。

不仅防丢失,由于区块链数据库的信息可以在每个节点同步共享,单个节点很难伪造或篡改信息,在全球海量服务器下篡改一个都是徒劳的。

基于这种存储和共识机制,区块链的未来应用场景备受期待。例如,银行、保险公司、股权登记和证券交易所等金融行业的数据存储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来提高其抗风险能力。例如,拥有国家信息的政府部门,如公共管理、能源和交通部门,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来提高数据处理和政府事务的效率。

除了这些应用场景,一系列技术基于区块链延伸,行业边界也在扩大。NFT、Web3和元宇宙都可以被视为区块链底层技术架构的衍生物。

NFT,Web3,超宇宙

NFT被称为非齐次令牌。加密货币可以分为同质代币和非同质代币两种。前者意味着代币价值相等,可以交易。举个例子,如果你有100元人民币,那么每张都值100元。非同质代币是指我们拥有100张纸币,但是这100张纸币的长度和价值都不一样,这就是非同质的。

在NFT,没有两个相同的代币,就像世界上没有两个相同的鸡蛋一样。我们不能说NFT的价值高,NFT的价值低。梵高的作品早先没有市场,但我们不能说它没有价值。

这是NFT。每个NFT都是不同的,每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

那你怎么证明它是独一无二的呢?区块链。

NFT可以根据区块链创造自己独特的标志。正如我们上面所解释的,区块链的信息几乎不可能被篡改,这意味着NFT的标志一旦产生就不能被篡改。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文博IP和艺术创作者热衷于与NFT企业合作,制作自己的NFT数字藏品,因为它们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的。NFT的每一笔交易都会在区块链账本上留下交易记录。这个记录是公开透明的,所有人都能看到。

关于NFT,林三还推荐了去年10月《福布斯》双周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什么是非同质Token (NFT)?》,篇幅不长。它介绍了在建立NFT藏书馆之前你需要知道的五件事,以帮助你再次了解它。

再看Web3。Web3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已经不是什么新概念了。

就像现在的互联网世界充满了复杂的架构,Web2.0时代就已经存在的平台、应用、服务器和延伸产业,对于区块链产业来说同样是必要的。虽然这是一个新世界,但并不是对已有事物的否定或抛弃。更像是Web1.0到2.0的过渡,需要时间迭代。毕竟大家还在用博客。

林认为,Web3可以理解为Web2.0的进化

Web2.0时代有两个主要特征:1 .UGC制作;2.平台垄断数据流量。即使是UGC内容,也还是基于平台产生的,规则受平台限制,流量来自平台支持,需要遵守平台的创作者协议等等。

本质上,Web2.0时代虽然比Web1.0时代先进,但仍然是资本垄断的时代。

现在区块链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每个节点的数据信息都是平等的,平台的信息垄断不复存在。一些Web3公司正在开发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吸引个人建立自己的平台并制作内容,吸引公众参与管理数据节点,并建立DAO(去中心化组织)来管理平台。......

基于Web3应用,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平台,开发者可以为企业和个人定制基础设施。这些应用可用于数字识别和保护、数据保护和数字资产存储等。

在Web3中获得投融资的企业侧重于不同的技术,但共同的特点是去中心化。理论上,这是用户第一次有机会摆脱垄断,成为中心。

3 Web3和区块链一样,没有陷入加密货币那样的投机陷阱,充满了负面性。一些区块链应用和区块链的Web3创新已经显示出它们的优势,并受到各国的重视。今年3月17日,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姚谦在《中国金融》发表文章《Web3.0:新一代互联网》。指出互联网正处于Web2.0向Web3演进的重要时期,加强Web3的前瞻性研究和战略预测对于中国未来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2021年NFT一样的全球科技热词,越来越多的资本、人才和政策开始向Web3倾斜。

当然,作为一项新兴技术,包括Web3在内的区块链也有很多不足之处。技术的缺位可以通过时间逐渐改善,但也有人不禁疑惑,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点,真的能做到完全的用户平等,打破平台垄断吗?

林认为,互联网真正的去中心化可能很难实现,就像自由从来都是有限的自由一样。除了国家队,进入区块链领域的都是拥有海量资本和资源的巨型企业。这些企业仍然拥有顶尖的技术人才和开发实力。即使将来基础程序和数据可以开源,但对普通人的门槛极高,这可能会导致一个现象:W eb3程序的开发者仍然是巨头。

如果你不了解区块链,你就无法了解Web3和NFT。

当然,我们也不必如此肯定和悲观。随着技术的发展,更多像道(去中心化组织)这样的组织形式的出现,可能会有差异(早期科技后面的专栏,也会给大家介绍道)。

NFT在中国的市场状况

在文章的前半部分,我们澄清了几个关键概念。现在,让我们回到主题。上篇介绍完国外NFT热门IP《闷猿》之后,我们再来看看国内NFT市场的发展现状。

据业内消息,中国NFT数字收藏产业链相关企业超过200家,NFT的铸造、交易、流通从版权方、发行方、底层技术提供方、交易平台形成闭环。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国内大部分平台都不冒充NFT,都叫数字馆藏。乍一看像是艺术品的数字版,流通交易有很多限制。然而,这两个概念目前在中国几乎是等同的,它们被称为数字收藏主要是为了防范NFT的投机和其他非法活动。

下面我们就从铸造和交易两端来介绍一下目前国内数字收藏市场的主流平台。

(一)生产方的第一梯队——互联网巨头

这个梯队以腾讯、阿里、JD.COM等大型互联网公司为代表。不仅仅是生产,一些平台也为数字馆藏从生产到流通的各个环节提供支持。

腾讯的“魔芯”:腾讯PCG事业群去年8月推出了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发布在腾讯的信链上。发布的NFT类型多样,既有《狐妖小红娘》这样的动漫IP,也有《靖江王宓的付梓》这样的文化艺术品,还有一些公益项目,比如《小红花数字典藏》(只能通过公开捐赠获得)。目前“魔芯”上的数字馆藏仅由平台用户购买后收藏,用户之间的交易不公开。

支付宝“鲸探”:支付宝于2021年6月推出NFT小程序,10月更名为“鲸探”,12月推出该应用。平台所有的收藏都发布在蚂蚁链上,和腾讯的不一样。主要是文化艺术品,包括敦煌天妃、九色鹿付款码皮、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等。阿里将与当地博物馆、文化传媒集团等合作。推出一些有特色、有收藏价值的文化NFT。

JD.COM“灵犀”:去年12月上线,由京东云提供的区块链JD.COM智臻链支持。五个乔伊&DOGA系列数字馆藏是该平台的首批馆藏及其代表作品。

Mile by mile:今年1月,哔哩哔哩宣布发布第一个数字艺术头像——“Gede”,全网限量2333个。哔哩哔哩在介绍中明确表示,这个系列可以用于研究和观看,但不能用于商业目的。

视觉中国的“元视觉”:作为拥有庞大版权画廊的视觉中国,做数字收藏无可厚非。其NFT平台目前没有应用程序,通过metavision小程序销售。所有作品均基于长安链发布。视觉中国作为国内摄影画廊的领军者,将全球优质的图片和视频做成NFT作品集,看起来潜力巨大。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如载人飞船着陆的NFT作品,或者非遗生物的图片等。,这些小众的NFT对细分群体很有吸引力。

小红书“踏入R-SPACE”:今年1月,小红书推出线上数字馆藏分发平台“踏入R-SPACE”,分发了数十种数字馆藏。小红书将自己的数码收藏命名为“R- Digital Collection”,并在App中留出专门的展示空间。

(2)循环结束

阿里拍卖:2007年阿里创立的在线拍卖业务平台,去年5月略有不同。没有他,阿里拍卖开始了第一次数字藏品拍卖。虽然腾讯的NFT类型更丰富,流量更高。但笔者认为,腾讯虽然有自己的社交流量池,但由于作品不能交易,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相比较而言,阿里有自己的可交易平台,不亏。到目前为止,阿里拍卖已经售出数万件数字藏品。

网易星球:今年1月还宣布推出数字收藏功能(NFT),并提供合约铸造、推广、交易等一整套NFT链条。

中国NFT(NFT cn):成立于去年5月,是一个上传、推广和交易NFT数字资产的综合平台。目前已有数千名艺术家入驻。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NFT中国不是一个简单的交易平台,还支持选角和推广。是目前国内规模较大的数字收藏交易平台,支持盲箱、定价出售等多种发行模式。

数字西藏中国:今年1月上线的NFT平台,专注于文化艺术品,底层技术为BSN-DDC区块链技术(由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移动、中国银联等机构共同发起的合法、合规、受监管的开放联盟链)。代表性的NFT作品有:王阳明诞辰550周年纪念章、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剪纸、苏绣、南京博物院馆藏文物数字化系列等。

需要明确的是,只有持牌机构才能在中国进行NFT二级市场交易。所以在上面的介绍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平台并没有开放用户之间的交易权限。我们可以在平台上购买后自行领取,但不允许二次交易。

在获得许可的机构中,文化产权交易是最常见的可以获得资格的机构。此举主要是为了促进国内数字收藏的发展,特别是基于一些传统文化、文化艺术作品的收藏交易,这将极大地激活国内文化艺术市场的活力。

路,又长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NFT在中国还是一个新生事物,无论是在选角还是交易上,都有门槛和限制。当然,这也不难理解。在一个不成熟的NFT市场,不乏投机者。公众对这些新生事物的认识还处于初级阶段,监管措施有助于消除行业内的投机氛围,引导国内NFT市场积极发展。

2019年11月,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整治办)人士表示,区块链内涵丰富,不等于虚拟货币。所有打着区块链旗号的虚拟货币促销活动都是非法的。

监管部门对虚拟货币投机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态度一直不变,NFT这种本应具有丰富内涵的新生事物也被封杀,且经久不衰。

去年10月31日,由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中国艺术研究院、央视动画集团、湖南省博物馆、蚂蚁集团、JD.COM科技、腾讯云等联合主办的数字文化创意产业自律公约,主要是杜绝虚拟货币交易。目前,虚拟货币在我国被明确定义为非法货币。国外平台可以直接使用虚拟货币进行交易,国内可以使用数字个人货币进行交易。

今年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书》,提出坚决不将证券、保险、信贷、贵金属等金融资产纳入NFT底层产品,不以分割所有权或批量创建的方式弱化NFT非同质性等六项主张,旨在规范区块链技术应用,充分发挥NFT在推动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中的作用。

可见,有关部门已经注意到NFT交易的不良风气。

然而,林三乐观地估计,NFT有许多有利的产业链,这与加密货币仍有很大不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Web3应用在国外也在稳步发展。前途如何?我们留时间聊聊吧。